Posts: Page 9

暖化下的雪災?

「全球暖化是一個不爭的事實!」「全球暖化是一個懸而未決的科學爭論!」「全球暖化根本是個騙局!」 過去十多年來,普羅大眾不斷受到上述三種互相矛盾的論調所「轟炸」,一些人無所適從身心疲累於是充耳不聞。而每當冬天來臨氣溫驟降,再加上新聞報導內地或外國出現特大雪災之時,他們更會喃喃地咒罵:「又說全球暖化愈來愈熱!敢情是接危言聳聽罷了!」 這種反應一方面可說是人之常情,另一方面卻也是一個極其危險的誤解。 特大雪災的出現是否推翻了全球暖化的論斷呢?當然不是!相反,它們甚至可說進一步印證了全球暖化這一事實。此話何解?且聽筆者道來。 首先,地球的大氣層是一個異常複雜的系統。就以夏季和冬季的氣候來說,雖然引至這種季節性變化的天文因素非常穩定,但每年的夏天有多熱以及每年的冬天有多冷,都存在著隨機性的波動變化。

食德科學

香港電 《緣來好食德》由李偉才博士主講的結尾片段《食德科學》 第一集 今天,一些小朋友以為沒有錢的話,只要到銀行的自動櫃員機提款便可,而不知道我們必須先工作、後賺錢然後才可以提款。同樣地,今天很多人也覺得沒有食物的話只要往超級市場購買便可,而不知道即使今天的科技如何發達,食物的生產仍是要透過大自然的恩賜和農夫的辛勤勞動才可以獲得。 不錯,農業的機械化、化學肥料的大量使用、大規模的水利灌溉、以及不斷的品種改良令糧食生產在過去一百年以倍數增長。但不少專家指出,這種增長已經接近極限。極限的一大源頭,是我們對大自然的過度破壞。隨著人口與經濟的增長,不斷上升的需求與自然界的極限將導致糧食短缺的危機。 聯合國糧食及農業組織在最近的一份報告指出,全球每年生產的糧食之中,有近三分之一因為種種的原因被浪費掉。

將子女推向深淵

很高興文友麥子最近張貼的「全球暖化是否騙局?」引起了大家的關注。他文末提到的《喚醒69億隻青蛙—全球暖化內幕披露》,是我於2011年出版的一本書,其中的一章正是〈為什麼有人聲稱這是個騙局?〉 大家從新聞報導應已得知,科學家最近公報,地球大氣層中的二氧化碳含量已經達至400ppm(容積上的百萬分之四百)這個驚人的水平。說是「驚人」絕對沒有誇張,因為按照科學家研究所知,過去數百萬年來,這個水平都只在180至280左右變化。上次接近400這個水平至少是三百萬年前的事情,當時的全球溫度固然較今天的高,而海平面更較今天的高出五米之多。 筆者首次從電台聽到這一報告時,報導員接著下來的一句是:「但這並不表示我們即將面對氣候災難。 我真不知這句話出自何人之手,但此人顯然已經犯了「反人類罪」。人類此刻已經面對連綿不斷的氣候災難:特大的旱災、水災、風災、熱浪、山火等已經奪去了無數人的性命,而凍土融化和海平面上升已經在摧毀無數的家園。由於自然界的延滯效應(如今多出了的二氧化碳至少會在大氣中留存過千年),即使我們奇蹟地從這一刻便停止任何二氧化碳的工業排放,全球暖化和氣候災變仍會持續至廿二甚至廿三世紀。 更何況排放不但不會在短期內停止,反會繼續不斷的增加。按照科學家的推斷,二氧化碳水平在十九世紀中葉為280ppm左右,至1958年人類進行實測時,這個數值已經升至315,亦即一百年內升了35ppm左右。但自1958至今這短短55年間,這個水平卻是升了85ppm之多。不用說這種急升在地球歷史上從未出現。 按照這一速度,我們不出廿五年便會超越科學家提出的450ppm危險警界線,而凍土(佔全球陸地面積14%)將會全面融化和釋出巨量的甲烷氣體。由於甲烷的吸熱作用較二氧化碳大上廿多倍,全球暖化將會如火上加油一發不可收拾。 你可能會說還有時間,因為廿五年內可以有很多事情發生。但請看自1981年科學家James Hansen向世人發出警告至今32年,世人最終做了什麼?1997年簽署而於去年失效的《京都協議》一點也沒能阻止排放的升。到了今天我們仍然關心股市升跌多於如何對抗全球暖化。我們活像一群正湧向懸崖的旅鼠卻仍一路上談笑風生。 我們為了讓子女報讀名校而四出奔走甚至搬家,亦為了讓子女出國留學而省吃儉用。但另一方面我們卻反對徵收「碳稅」而將子女推向災難的深淵。請告訴我,我是在看一齣黑色荒誕劇還是活在一個無法醒來的噩夢之中? 事實是,地球每兩小時從太陽那兒接受的能量,便足夠人類全年所用而有餘。誠然,要捕捉這些能量以供我們之用,其間的技術難度是巨大的(這是從規模經濟的角度而非科學原理的角度而言)。但由於巨大既得利益集團的千般阻撓(顛倒是非兼收買政客兼恐嚇大眾),將人類的能源供應從「化石燃料 轉向「可再生能源」的努力在過去數十年來成效甚微。一再的拖延已經令人類如臨深淵。 綠色生活和綠色消費等個人的行為固然重要,但面對我們的問題是如此的巨大,果斷有力的社會經濟政策是必不可少的。無數專家學者在研究這個問題後都同意,如今最重要的,是盡快引入逐年遞增的「碳稅」,然後以所得的收入(1)大力資助可再生能源產業的發展,以及(2)向中、低收入的家庭提供電費上的補貼。只有這樣,我們才能令人類盡快「戒除 化石燃料這個「毒癮」,令地球逐步恢復健康,令我們的子女能夠在一個安全在美好的環境中成長。 最後願以馬丁‧路德‧金的這段話作結: “We are now forced with the...

消失的土壤

相信大家都知道,地球的表面乃由大氣圈(atmosphere)、水圈(hydrosphere)、岩石圈(lithosphere)和生物圈(biosphere)所組成。對於水棲生物,全球的海洋、江河、湖泊自是牠們的家。而對於陸地生物,岩石圈的表層便是牠們的家。 雖然透過了高度的適應能力,少數的生物可以在沙漠、冰原和光禿禿的岩石之上堅韌地生存,但對於絕大部分其他生物來說,最適合生活的地方,是岩石圈上鋪有土壤(soil)的部分。 對於大部分城市人而言,土壤是極其卑微甚至不值一提的東西。這當然大錯特錯。任何曾經務農的人都知道,土壤是世間上最寶貴的東西之一。可不是嗎?除了水產的食物外,我們所食的任何東西,都是從土壤中培育出來的:植物固然來自土壤,而動物的最終食物來源是植物,因此也可說源自土壤。不用說,土壤的質素直接決定了其上生長的生物有多繁盛,也因此決定了能夠養活多少人。 那麼土壤究竟是什麼?它是怎樣形成的?而它的質素又由什麼來決定? 一些人以為土壤只不過是岩石受風化後形成的泥沙,這當然是知其一而不知其二。不錯,土壤的“母體”是岩石風化後的顆粒,但單單這些礦物顆粒並不構成土壤。雖然世界各地的土壤千差萬別,但它們都具有共同的特質,就是在礦物顆粒以外,還包含著大量有機的物質。這些物質既有死物亦有生物。當然,這兒說的“死物” 其實也是由各種生物所製造的。它們包括了生物的排泄物以及死後屍體腐化分解而成的物質,也包括了未完全分解的植物根莖、種子、樹葉等部分。至於生物,則包括了各種昆蟲、蠕蟲、真菌和大量的細菌。最後,土壤裡必然還包含著水分,否則上述的生物也無法生存。 在蠕蟲之中,最為重要也最為大家所熟悉的自然是蚯蚓。事實上,蚯蚓是土壤裡的住客也是土壤的製造者。科學家的研究顯示,世界上大部分土壤都是透過蚯蚓的鑽動翻鬆和排泄物的填充,經歷了千百萬年的歲月而慢慢形成的。達爾文便曾經說過,蚯蚓是地球上最有價值的動物。 肥沃的土壤要經歷千百萬年形成,但如果我們不好好地作出保護,卻可以在短時間內被摧毀。過去數百年來,由於人口急增和工業化的經濟發展,大量的土地受到了不當的開墾和破壞。其中一個元凶是人們過度砍伐林木,至令土壤失去了樹木根莖的保護。結果,暴雨時土壤會被猛烈的雨水沖刷掉,而在乾旱時土壤龜裂破碎,則很易便會被大風所吹走。全球暖化導致各地出現愈來愈嚴重的暴雨和旱災,上述的土壤摧毀只會愈來愈嚴重。按照科學家的研究,全球每年喪失的土壤達八百億噸,足以覆蓋好像烏克蘭這樣大的國家。 對土壤的另一種摧殘是各種化學污染。土壤本身其實有淨化環境的作用。但假如人類對它的污染超越了它的淨化能力,便會令土壤出現酸化、毒化和充斥著各種重金屬,最後導致寸草不出。而即使可以種出食物,這些食物也會嚴重損害我們的健康。 過去大半個世紀以來,全球土壤的流失和劣化,已經到了令人吃驚的地步。如果我們繼續只顧追求短期利益,而不對土壤大力作出保護,到頭來受害的,只會是我們自己。 參考資料:《維基百科》的 “Erosion” 條目: http://en.wikipedia.org/wiki/Soil_erosion

在星際啟示錄找到曼谷的發條女孩果間食品企業

說星際啟示錄 (Interstellar) 是2014年最佳的大眾科幻片應該冇人反對,大家都集中討論當中的5 度空間問題,有冇反駁。但是只有很少討論環繞片中的第一因 – 枯萎病(crop blight)。   故事的展開正因為地球出現農作物枯萎病, 引發糧食問題,人類在缺糧下會當然會滅種。但是,如果第一因不合理,那麼整個故事根本說不下去。   為什麼會有枯萎病會咁大影響? 枯萎病是專吃某幾種農作物,為何轉種第二類不能解決問題?   星際啟示錄沒有解答以上問題,然而大家可以在另一本小說找到答案,她利用相同的第一因,以生物科技,食物企業商戰的角度去發展故事,她的名字是曼谷的發條女孩 (Windup Girl, 下稱曼女)。是史上第二十本雨果、星雲獎雙獎得主,並入選2009年《時代雜誌》年度十大小說。 http://en.wikipedia.org/wiki/The_Windup_Girl http://zh.wikipedia.org/wiki/%E6%9B%BC%E8%B0%B7%E7%9A%84%E7%99%BC%E6%A2%9D%E5%A5%B3%E5%AD%A9  ...

重建自足經濟

美國作家弗列曼(Thomas Friedman)在2005年出版的《世界是平的》一書曾經風靡全球。作為「全球化」的熱烈擁護者,弗列曼在書中指出,自由貿易的蓬勃發展可以減低戰爭的風險。他更提出了一個「金色拱門理論」(Golden Arches Theory),就是雙方都擁有麥當努連鎖快餐店的國家(商標就像兩道金黃色的門),從來沒有打過仗。這是因為經濟利益已把它們綑縛在一起,打仗將會導致兩敗俱傷云云。 整整八年過去,零八金融海嘯已對全球化的美麗許諾作出最大的嘲諷,而稍為留意當今地緣政治發展趨勢的朋友,相信對弗氏的這個“理論”都只會一笑置之。事實上,一個經濟上高度相互依賴(inter-dependent),但政治上卻充滿著對抗的世界,是一個非常不穩定甚至凶險的世界。只要想想石油、稀土、糧食、水源這幾項挑戰,全球的軍事戰略家都寢食難安。以為雙方都有麥當努快餐店便可以防止彼此開戰,是小學生式的天真妄想。 全球化貿易固然不可能阻止戰爭的發生,而從環境生態的角度看,這種貿易更是帶來了驚人的破壞。今天,我們可以輕易買到來自萬里以外的各種食物和商品,可從沒想過這些「享受」背後的龐大代價。它們包括龐大的物資虛耗、運輸導致的「碳排放」、發展中國家採取「單一種植」(monoculture)的生態破壞、為求短期利潤所做成的「殺雞取卵」(全球瀕臨崩潰的漁業是最好例子)…。一項研究指出,上世紀六十年代,英國人食用的水果基本上都在英國出產,但到了今天,竟絕大部分都由外國輸入。這當然不是英國獨有的情況,在大部分發達國家,這已經成為了常規而非例外。 讀過一點兒經濟學的人會捧出「比較優勢原理」來論證貿易的好處。且聽經濟學大師凱因斯是怎麼說的:「創意、知識、科學、友誼、旅遊…這些東西在本質上應該國際化。但只要不至帶來很大的不便,各類貨品應該盡可能在本地生產。而最重要的,是金融的運作,應該大致限於一國之內。」(Ideas, knowledge, science, hospitality, travel — these are the things which should of their...

為什麼有人聲稱這是個騙局?

相信你們都可能聽過有人這麼說:「全球暖化不是一個仍然未有定論的科學爭議嗎?」或甚至是:「全球暖化只不過是一些環保份子的危言聳聽罷了。」但如果你已閱讀至此,你應該懂得去問,為什麼對一個如此重大的議題,人們的認識竟然到了今天仍有這麼巨大的差別? 在未回答這個問題之前,我想請大家回顧一下:各國政府的高層早於 1997 年,即在日本簽署《京都議訂書》(Kyoto Protocol)以嘗試控制二氧化碳的排放;而於 2009 年 12 月,各國的領導人 — 包括中國的總理溫家寶和美國的總統奧巴馬 — 皆雲集丹麥的首都哥本哈根,以商討如何應付氣候變遷這個重大議題。雖然這個會議的結果最後令人十分失望,但請試想想,如果「全球暖化」乃是一個「懸而未決的科學爭議」,或甚至是「一個騙局」,難道所有這些領導人都只是「閒來無事」趁機「聚一聚」,抑或他們皆愚昧無知被下面的人蒙騙了? 2007年,聯合國氣候變化專家組(IPCC)發表了《第四號報告書》,指出全球暖化的威脅已不容忽視。有鑑及此,世界知名的物理學家霍金(Stephen Hawking)聯同一班科學家把「末日鐘」的指針撥至非常接近子夜的位置。不久,瑞典的諾貝爾評審團把當年的諾貝爾和平獎頒發給IPCC以及多年來為此呼籲奔走的前美國總戈爾(Al Gore)。顯然,世界各國的學者和最高領導層都認同「全球暖化」是一個不容忽視的大問題,那麼為何我們仍然不時聽到「這不過是個騙局」這種言論呢?難道所有這些人都弄錯了,而某些報張的專欄作家比他們更為得悉事實的真相? 一言以蔽之,我們所看見的,是巨大既得利益集團的一種有計劃、有步署的混淆視聽行為。這些集團包括多間富可敵國的跨國石油生產商,也包括其他相關產業如煤電、鋼鐵和汽車等大企業(大家可知全球最大石油商埃克森—美孚(Exxon-Mobil)的每年收入較不少第三世界國家的GDP還要大得多?)。這種情況,便有如上世紀的煙草商在科學家發現吸煙會導致肺癌之時,如何動用龐大的人力物力以作出反撲,千方百計(甚至不惜捏造證據)否定科學家的研究成果一樣。惟一不同的地方,是這次牽涉的利益比上一次的大上十 也不止,因此用以混淆視聽、顛倒是非的資源也比煙草商所調動的龐大得多。(有關煙草商的所作所為,大家可參閱由Philip J. Hilts所寫的《Smoke...

完美的風暴

前些時,財政司長曾俊華曾經用了「完美的風暴」這個名詞來形容香港可能面對的威脅。我首次從新聞報導聽到時,心頭不禁為之一震。一個保守派建制派的自由經濟擁護者竟然也用上了這個名詞,可知情況已經嚴重到什麼地步! 事實當然是,踏進廿一世紀不久,一些科學家已經用「完美的風暴」(Perfect Storm)來形容人類面對的挑戰。這個名詞是借用氣象學家的術語,意即在各種有利條件的偶然組合之下,大自然可以產生駭人的超強風暴。(荷里活2007年一齣同名電影便用上了這個概念。)而按照科學家的分析,隨著全球工業化和經濟增長不絕,物資的消耗、垃圾的製造和環境的污染已經達到了地球不勝負荷的地步。一個「完美的風暴」正在醞釀,如果我們不及早阻止的話,勢必導致災難。 更具體地說,二氧化碳排放(每年達一百億噸!)所導致的全球暖化氣候變遷(包括特大的水災、旱災、風災和山火等)、生態環境不斷受到的破壞(包括雨林摧毀、海洋濫捕和土壤貧脊化)、以及石油被瘋狂地開採因而很快接近耗盡(全球每日消耗九千萬桶!單是美國便已佔了一千九百萬桶!),將很快引至能源危機以及糧食生產和淡水資源出現短缺。到時世界各地會出現激烈的資源爭奪,甚至爆發「氣候戰爭」和出現大量「氣候難民」。國際秩序將會因此而崩潰。 曾俊華所指的當然不是這些。他的著眼點是經濟。雖然他沒有明言(也不可能明言),但稍懂世局的人都知道,自零八金融海嘯以來,美國不斷印鈔來把問題暫時掩蓋,也以此來繼續欺騙和剝削全世界的人,這種情況的不可持續自不待言。任誰也看出,美元的崩潰只是遲早的問題。隨著而來的超級「通脹」與「通縮」 交替肆虐,好像香港這樣完全外向型的經濟,將有如驚濤駭浪中一葉扁舟承受不了。 是否興建第三條跑道的環評爭議實際上是一個笑話。假設工程真的上馬,待起好之時飛機將已無石油可用,而各國人民為了自保,出外旅遊將會是他們最後想到的東西…。 我們現時最迫切要做的,是「去全球化」和大力推動「本土經濟」:能源、糧食和淡水資源是首要目標。北美原住民中的克里族(Cree Indian)有一句話這樣說:「只有當我們砍下了最後一棵樹、捕捉了最後一尾魚和毒化了最後一條河之後,我們才會發現,原來金錢是不可以用來充饑的。 筆者在嘩眾取寵危言聳聽嗎?請大家從以下所列的書籍找幾本來認真看看,你便會知道曾俊華所指的「完美的風暴」只屬「茶杯裡的風波」,真正的「完美風暴」比他所認知的還要大上十 百倍! (1)Limits to Growth – the 30-Year Update (2012) by...